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做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日志

 
 

姚谦:写歌词要诚实  

2011-12-10 11:48:29|  分类: 综艺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姚谦:写歌词要诚实 - hongtao.zhang0032 - 我的博客!       我做主!相比杨立德、娃娃、林秋离、姚谦、十一郎等人的名字,我们更熟悉的是那些歌曲和旋律。在书中,他们细数自己的情感与创作生涯的关系,以及如何把自己对生命与生活的感触,融进自己的歌词中,从而让歌词生发出被生命的“灵感”灼照后的神采。
当年写歌纯粹是为了荣誉感
陈乐融(以下简称陈):请问你是怎么入行的?
姚谦(以下简称姚):我在台南HONDA汽车当了两年销售员,因为很喜欢流行音乐,一直在应征唱片公司,后来发现一个重点,唱片公司都在台北,于是决定搬到台北。
到台北后,先在一个餐厅做美工,半年后重新撒一次履历表,就进了海丽唱片。做的第一张唱片就还蛮有名的,江玲的《分手》专辑,一年多后被点将挖角。海丽跟点将刚好在同一栋大楼,老是在电梯里碰到桂小姐(桂鸣玉),那时张清芳红了以后跟点将打官司,协调结果张清芳还是回点将,但就有点尴尬,点将找我说:“你进来,张清芳归你负责,当艺人跟老板之间的缓冲者。”那一年,也成了我跟张清芳革命感情最深的一年。
陈:从什么时候开始发表你的第一首词?
姚:在海丽的时候就有,那时候还是投词曲呢!我会键盘会看谱,但不是很厉害罢了。从小父母觉得男孩学音乐没前途,所以我是在教会跟着我妹妹学。她现在是钢琴老师。在海丽的时候,制作人李富兴帮李翊君第一张专辑正在收歌,我就中了;其实我常投,才中了一个,但《今夜的心情》那歌很不成熟,我现在听了都脸红。
陈:刚开始写歌的态度是什么?跟后来有什么不同?
姚:当然不一样。当时是很大的成就感和荣誉感嘛。其实我对钱是没有概念的,那个年代写歌不是正职,不是赚钱的道路,纯粹是为了荣誉感。
我真的几乎意识到写歌可以当做主要的专长来做,几乎是两三年后,大概到《鲁冰花》的歌词。写歌你会被很多东西给绊住,有时间压力、制作人想法等等这些,基本上算是用我的基本功来对付,因为小时候写文章还行,作文就是用你的阅读和写文章的技术来服务别人。
袁泉是充满了诗意的人
陈:你提到写作是服务别人,小时候你喜欢写些什么?
姚:我爸是军人,小时候强迫我们每天要写作文。除了学校固定功课之外,他还要派作文,像是《我的爸爸》、《我的家》、《我的希望》,都是那种很军事化、制式的东西。
陈:那时候你有常参加什么作文比赛吗?
姚:那时候我比较常参加画画比赛,从小学二年级还是三年级每年出去比赛,都没有拿大奖,但都会被选上去比赛。我的素描很强。我觉得我的审美并不是特别厉害、是特别怪吧!到现在为止,如果说我对艺术还有一些些判断力或者觉得自己有一点点敏感的天分的地方,大概是对颜色的判断力。
陈:美术对于你的文字有何影响?
姚:我到现在都是视觉思维,不是文字思维。譬如说写黄昏,我比较习惯从写环境下笔、人的状态、心情、结论。这种写法一度我以为是受到朱天文、朱天心那一代1980年代小说家的影响,后来我发觉跟图像思考有关系。我一开始都是填词,画面的来源就是旋律给我的感受。如果没有感受的话,大概会从艺人来找灵感,那时点将只有四个艺人,天天和她们在一起,看她们给我什么联想?
陈:有的词人不想要跟艺人太多接触,选择隔上一段距离来想象。
姚:那个年代,点将四个艺人个性分明,张清芳、江淑娜、范怡文、曾淑勤。比方说范怡文,她就是够洒脱,但我写不出那么洒脱的。阿芳我写最多,阿芳思维上跟我比较相近,表面亲和、内心婉转,她会用一个幽默大方的方式包装她的婉转。我也偏向这种个性。她跟我都不是娱乐家族出生的,面对这么复杂的人际关系,我们自然而然会表面客气,但内心盘算再三。对曾淑勤那时有我的主观在。木吉他餐厅每年的比赛我去当评审,她是落选的,但我推荐给桂小姐,因为我对她的声音很有感受,很喜欢她口腔内的共鸣,觉得她有一股诗意。所以我一直把她很文艺地在做。
讲到诗意,后来遇到这么多歌手中,袁泉也算一个,她是充满了诗意的人,包括价值观和自我认知。江淑娜相处是最轻松的。她非常爽朗,完全是没有心眼的,她跟阿芳比较不一样,她想事情就是很简单,用自己的感官在判断。江淑娜有段时间很少在台湾,可是到后来我们两个反而是最好讲话的,也因为这样,才认识江蕙,也把江蕙给挖进来。
创作或多或少要对群众有责任感
陈:你进SONY的原因?
姚:那时候国际五大唱片进入台湾市场,1994年就不停传说有人要买点将,可是我那时候还完全不知世事,因为我觉得那是一个很团结像家族似的企业,我认为不应该卖。后来等来挖我的人都证实点将卖了,我再回去问桂姐,那时我不知有保密条款,她对我说了善意的谎言:“没有啊!”我听了内心很痛苦,一周之后就跟SONY签约了。
陈:你什么时候去大陆发展?
姚:我到了EMI后,EMI本来在大陆就有办事处,所以几乎每一季要去几天。我的籍贯是浙江,小时候住过眷村。当年我到北京一看,哇!这就是好大一片眷村嘛,很快就能适应,我到现在到哪都还能适应。
陈: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买画?
姚:到SONY的第二年我开始买画。第一张是刘其伟的画,买的时候十几万台币。
我很喜欢画,喜欢看美术书,旅行去美术馆,一直觉得画是无价的,应该属于美术馆,是不能买卖的。直到我买完刘其伟那张画,才知道画廊可以卖画,我一直以为画廊是私人的美术馆。
之后才知道,有那么多的画廊、有不同的展,不只是美术馆有展;原来美术馆的那些画家也有一些画是画廊可以代理的,然后拍卖会我也参加,慢慢地学。
因为之前很喜欢巴黎画派,对巴黎印象画派的美术史,特别喜欢看。后来知道巴黎画派影响了日本,日本影响了台湾的老画家,就开始研究,到现在为止我最有兴趣的是“亚洲西画史”,先从中国的西画史开始,然后慢慢延伸到东南亚,最后到日、韩。
陈:后来还有画画吗?
姚:我不会考虑当个画家了。一来没有时间,第二是没有心情。还有一个最大原因,音乐美术都是我的爱好,但音乐这个工作做了这几年,工作结束之后我都不听音乐。我不希望我喜欢的美术也落入这样的状态。
陈:你还有什么休闲?
姚:以前常旅行吧!我几乎很少团体旅行、结伴旅行,我在大学的时候确定孤独这件事是常态。以前不懂孤独是常态,因为我们所有的训练都是成双成对、要团结。我觉得人可以团结、合群,但是很多时候,要能独立完成的事,才是真的一种“完成”。
陈:所以爱情上你也标榜“自给自足”?
姚:我没有爱情。可以说几乎是没有。除了读书的时候有过一次。就是断断续续。你看人家顺眼,你觉得人家看你顺眼吗?只要稍微顺眼点,我就开始思考:一个人好还是两个人好?最后通常就选一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