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做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日志

 
 

中国年轻人正在丢失的硬能力  

2011-06-18 11:15:46|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美国朋友谈及对未来中国人的看法:正在丢失的硬能力青年文摘2011年第7期·尘世走笔 一位美国朋友谈及对未来中国人的看法:20年后,中国年轻人会丢了中国人现在的硬能力,他们崇拜各种明星,不愿献身科学,不再以学术研究为荣,聪明拔尖的学生都去学金融、法律等赚钱的专业;而美国人因为认识到其硬能力(例如数学)不行,进行教育改革,20年后,不但保持了其软能力即非专业能力的优势,而且在硬能力上赶上中国人。 这个美国人的看法,其实在中国很多地方出现了苗头。比如,很多中国人放弃原本很强的硬能力不用,一窝蜂地去读MBA,完全不顾自己是否适合做企业领袖。 最近,一位在小得不能再小、我从来没听说过的美国中部B-school毕业的中国留学生,托同学请我帮找工作。我不知他是否知道,别说是留学生,就是美国人在那种商业学校毕业,在纽约这样竞争激烈的地方,机会也等于零。而且他学的是投资,那就更别提了。华尔街投资公司的挑剔是登峰造极的,他们通常更喜欢某专业高手做投资分析或贸易。举个例子,如果20年后,中国年轻人会丢了中国人现在的硬能力,他们崇拜各种明星,不愿献身科学,不再以学术研究为荣,聪明拔尖的学生都去学金融、法律等赚钱的专业;而美国人因为认识到其硬能力(例如数学)不行,进行教育改革,20年后,不但保持了其软能力即非专业能力的优势,而且在硬能力上赶上中国人。

华尔街投行想找对化学公司或高科技做投资分析的雇员,他们不会去B-school,而会招一个化学博士,除非你上B-school之前,在化学或高科技公司工作过或有这方面的专业文凭。换句话说,如果你有某种专业的硬能力,又具备投行这职场的软能力,你可以直接进入美国投行,做你专业方面的投资分析或贸易。 每次回国,都有人问我:“你本科学哲学,研究生学的是社会心理学,怎么能进入美国银行工作?”他们不知道在美国银行里,真正学金融的不多,大多数都是从各种专业毕业的。在美国,读社会心理学专业要学很多统计知识,银行正是看中我这一点。我两年前的大老板是学气象学的,美国学金融的在银行或公司里很多都是做预算、财务等。在美国金融界里,很多人是工程学或物理学毕业的。金融实质上是一个大工程,而学工程或学物理的人,一般很容易理解金融,而且这些人往往数学好。 联想起美国朋友的话,反观中国学术腐败问题、学位含金量降低问题,学校和家庭教育都忽略软能力的培养。而年轻人在选择学业和 这个美国人的看法,其实在中国很多地方出现了苗头。比如,很多中国人放弃原本很强的硬能力不用,一窝蜂地去读MBA华尔街投行想找对化学公司或高科技做投资分析的雇员,他们不会去B-school,而会招一个化学博士,除非你上B-school之前,在化学或高科技公司工作过或有这方面的专业文凭。换句话说,如果你有某种专业的硬能力,又具备投行这职场的软能力,你可以直接进入美国投行,做你专业方面的投资分析或贸易。 每次回国,都有人问我:“你本科学哲学,研究生学的是社会心理学,怎么能进入美国银行工作?”他们不知道在美国银行里,真正学金融的不多,大多数都是从各种专业毕业的。在美国,读社会心理学专业要学很多统计知识,银行正是看中我这一点。我两年前的大老板是学气象学的,美国学金融的在银行或公司里很多都是做预算、财务等。在美国金融界里,很多人是工程学或物理学毕业的。金融实质上是一个大工程,而学工程或学物理的人,一般很容易理解金融,而且这些人往往数学好。 联想起美国朋友的话,反观中国学术腐败问题、学位含金量降低问题,学校和家庭教育都忽略软能力的培养。而年轻人在选择学业和,完全不顾自己是否适合做企业领袖。

最近,一位在小得不能再小、我从来没听说过的美国中部职场时,又很容易盲目,放松了我们中国人历来强调的硬能力积累,很令人担忧。 中国家庭大都是独生子女,在优越环境中长大,大多数不可能有吃苦和坚韧的个性。20年后,中国年轻人硬能力的普遍下降,是完全可能的。与此同时,中国文化和教育体制没有从宏观上促进公民软能力的机制。比如,仅高考分数优秀而不考虑考生人品就可进名校,而众所周知,仅学习优秀,是不能进入哈佛这样的世界名校的。 现在,美国教育改革锣鼓喧天,如果这场教育改革成功,而中国不为所动的话,那位美国朋友的预言,20年后会变成现实。 B-正在丢失的硬能力青年文摘2011年第7期·尘世走笔 一位美国朋友谈及对未来中国人的看法:20年后,中国年轻人会丢了中国人现在的硬能力,他们崇拜各种明星,不愿献身科学,不再以学术研究为荣,聪明拔尖的学生都去学金融、法律等赚钱的专业;而美国人因为认识到其硬能力(例如数学)不行,进行教育改革,20年后,不但保持了其软能力即非专业能力的优势,而且在硬能力上赶上中国人。 这个美国人的看法,其实在中国很多地方出现了苗头。比如,很多中国人放弃原本很强的硬能力不用,一窝蜂地去读MBA,完全不顾自己是否适合做企业领袖。 最近,一位在小得不能再小、我从来没听说过的美国中部B-school毕业的中国留学生,托同学请我帮找工作。我不知他是否知道,别说是留学生,就是美国人在那种商业学校毕业,在纽约这样竞争激烈的地方,机会也等于零。而且他学的是投资,那就更别提了。华尔街投资公司的挑剔是登峰造极的,他们通常更喜欢某专业高手做投资分析或贸易。举个例子,如果school毕业的中国留学生,托同学请我帮找工作。我不知他是否知道,别说是留学生,就是美国人在那种商业学校毕业,在纽约这样竞争激烈的地方,机会也等于零。而且他学的是投资,那就更别提了。华尔街投资公司的挑剔是登峰造极的,他们通常更喜欢某专业高手做投资分析或贸易。举个例子,如果华尔街投行想找对化学公司或高科技做投资分析的雇员,他们不会去华尔街投行想找对化学公司或高科技做投资分析的雇员,他们不会去B-school,而会招一个化学博士,除非你上B-school之前,在化学或高科技公司工作过或有这方面的专业文凭。换句话说,如果你有某种专业的硬能力,又具备投行这职场的软能力,你可以直接进入美国投行,做你专业方面的投资分析或贸易。 每次回国,都有人问我:“你本科学哲学,研究生学的是社会心理学,怎么能进入美国银行工作?”他们不知道在美国银行里,真正学金融的不多,大多数都是从各种专业毕业的。在美国,读社会心理学专业要学很多统计知识,银行正是看中我这一点。我两年前的大老板是学气象学的,美国学金融的在银行或公司里很多都是做预算、财务等。在美国金融界里,很多人是工程学或物理学毕业的。金融实质上是一个大工程,而学工程或学物理的人,一般很容易理解金融,而且这些人往往数学好。 联想起美国朋友的话,反观中国学术腐败问题、学位含金量降低问题,学校和家庭教育都忽略软能力的培养。而年轻人在选择学业和B-华尔街投行想找对化学公司或高科技做投资分析的雇员,他们不会去B-school,而会招一个化学博士,除非你上B-school之前,在化学或高科技公司工作过或有这方面的专业文凭。换句话说,如果你有某种专业的硬能力,又具备投行这职场的软能力,你可以直接进入美国投行,做你专业方面的投资分析或贸易。 每次回国,都有人问我:“你本科学哲学,研究生学的是社会心理学,怎么能进入美国银行工作?”他们不知道在美国银行里,真正学金融的不多,大多数都是从各种专业毕业的。在美国,读社会心理学专业要学很多统计知识,银行正是看中我这一点。我两年前的大老板是学气象学的,美国学金融的在银行或公司里很多都是做预算、财务等。在美国金融界里,很多人是工程学或物理学毕业的。金融实质上是一个大工程,而学工程或学物理的人,一般很容易理解金融,而且这些人往往数学好。 联想起美国朋友的话,反观中国学术腐败问题、学位含金量降低问题,学校和家庭教育都忽略软能力的培养。而年轻人在选择学业和school,而会招一个化学博士,除非你上华尔街投行想找对化学公司或高科技做投资分析的雇员,他们不会去B-school,而会招一个化学博士,除非你上B-school之前,在化学或高科技公司工作过或有这方面的专业文凭。换句话说,如果你有某种专业的硬能力,又具备投行这职场的软能力,你可以直接进入美国投行,做你专业方面的投资分析或贸易。 每次回国,都有人问我:“你本科学哲学,研究生学的是社会心理学,怎么能进入美国银行工作?”他们不知道在美国银行里,真正学金融的不多,大多数都是从各种专业毕业的。在美国,读社会心理学专业要学很多统计知识,银行正是看中我这一点。我两年前的大老板是学气象学的,美国学金融的在银行或公司里很多都是做预算、财务等。在美国金融界里,很多人是工程学或物理学毕业的。金融实质上是一个大工程,而学工程或学物理的人,一般很容易理解金融,而且这些人往往数学好。 联想起美国朋友的话,反观中国学术腐败问题、学位含金量降低问题,学校和家庭教育都忽略软能力的培养。而年轻人在选择学业和B-华尔街投行想找对化学公司或高科技做投资分析的雇员,他们不会去B-school,而会招一个化学博士,除非你上B-school之前,在化学或高科技公司工作过或有这方面的专业文凭。换句话说,如果你有某种专业的硬能力,又具备投行这职场的软能力,你可以直接进入美国投行,做你专业方面的投资分析或贸易。 每次回国,都有人问我:“你本科学哲学,研究生学的是社会心理学,怎么能进入美国银行工作?”他们不知道在美国银行里,真正学金融的不多,大多数都是从各种专业毕业的。在美国,读社会心理学专业要学很多统计知识,银行正是看中我这一点。我两年前的大老板是学气象学的,美国学金融的在银行或公司里很多都是做预算、财务等。在美国金融界里,很多人是工程学或物理学毕业的。金融实质上是一个大工程,而学工程或学物理的人,一般很容易理解金融,而且这些人往往数学好。 联想起美国朋友的话,反观中国学术腐败问题、学位含金量降低问题,学校和家庭教育都忽略软能力的培养。而年轻人在选择学业和school之前,在化学或高科技公司工作过或有这方面的专业文凭。换句话说,如果你有某种专业的硬能力,又具备投行这职场的软能力,你可以直接进入美国投行,做你专业方面的投资分析或贸易。

职场时,又很容易盲目,放松了我们中国人历来强调的硬能力积累,很令人担忧。 中国家庭大都是独生子女,在优越环境中长大,大多数不可能有吃苦和坚韧的个性。20年后,中国年轻人硬能力的普遍下降,是完全可能的。与此同时,中国文化和教育体制没有从宏观上促进公民软能力的机制。比如,仅高考分数优秀而不考虑考生人品就可进名校,而众所周知,仅学习优秀,是不能进入哈佛这样的世界名校的。 现在,美国教育改革锣鼓喧天,如果这场教育改革成功,而中国不为所动的话,那位美国朋友的预言,20年后会变成现实。

每次回国,都有人问我:“你本科学哲学,研究生学的是社会心理学,怎么能进入美国银行工作华尔街投行想找对化学公司或高科技做投资分析的雇员,他们不会去B-school,而会招一个化学博士,除非你上B-school之前,在化学或高科技公司工作过或有这方面的专业文凭。换句话说,如果你有某种专业的硬能力,又具备投行这职场的软能力,你可以直接进入美国投行,做你专业方面的投资分析或贸易。 每次回国,都有人问我:“你本科学哲学,研究生学的是社会心理学,怎么能进入美国银行工作?”他们不知道在美国银行里,真正学金融的不多,大多数都是从各种专业毕业的。在美国,读社会心理学专业要学很多统计知识,银行正是看中我这一点。我两年前的大老板是学气象学的,美国学金融的在银行或公司里很多都是做预算、财务等。在美国金融界里,很多人是工程学或物理学毕业的。金融实质上是一个大工程,而学工程或学物理的人,一般很容易理解金融,而且这些人往往数学好。 联想起美国朋友的话,反观中国学术腐败问题、学位含金量降低问题,学校和家庭教育都忽略软能力的培养。而年轻人在选择学业和?”他们不知道在美国银行里,真正学金融的不多,大多数都是从各种专业毕业的。在美国,读社会心理学专业要学很多统计知识,银行正是看中我这一点。我两年前的大老板是学气象学的,美国学金融的在银行或公司里很多都是做预算、财务等。在美国金融界里,很多人是工程学或物理学毕业的。金融实质上是一个大工程,而学工程或学物理的人,一般很容易理解金融,而且这些人往往数学好。

 一位美国朋友谈及对未来中国人的看法:20年后,中国年轻人会丢了中国人现在的硬能力,他们崇拜各种明星,不愿献身科学,不再以学术研究为荣,聪明拔尖的学生都去学金融、法律等赚钱的专业;而美国人因为认识到其硬能力(例如数学)不行,进行教育改革,20年后,不但保持了其软能力即非专业能力的优势,而且在硬能力上赶上中国人。 这个美国人的看法,其实在中国很多地方出现了苗头。比如,很多中国人放弃原本很强的硬能力不用,一窝蜂地去读MBA,完全不顾自己是否适合做企业领袖。 最近,一位在小得不能再小、我从来没听说过的美国中部B-school毕业的中国留学生,托同学请我帮找工作。我不知他是否知道,别说是留学生,就是美国人在那种商业学校毕业,在纽约这样竞争激烈的地方,机会也等于零。而且他学的是投资,那就更别提了。华尔街投资公司的挑剔是登峰造极的,他们通常更喜欢某专业高手做投资分析或贸易。举个例子,如果 联想起美国朋友的话,反观中国学术腐败问题、学位含金量降低问题,学校和家庭教育都忽略软能力的培养。而年轻人在选择学业和职场时,又很容易盲目,放松了我们中国人历来强调的硬能力积累,很令人担忧。

中国家庭大都是独生子女,在优越环境中长大,大多数不可能有吃苦和坚韧的个性。20年后,中国年轻人硬能力的普遍下降,是完全可能的。与此同时,中国文化和教育体制没有从宏观上促进公民软能力的机制。比如,仅高考分数优秀而不考虑考生人品就可进名校,而众所周知,仅学习优秀,是不能进入哈佛这样的世界名校的。

职场时,又很容易盲目,放松了我们中国人历来强调的硬能力积累,很令人担忧。 中国家庭大都是独生子女,在优越环境中长大,大多数不可能有吃苦和坚韧的个性。20年后,中国年轻人硬能力的普遍下降,是完全可能的。与此同时,中国文化和教育体制没有从宏观上促进公民软能力的机制。比如,仅高考分数优秀而不考虑考生人品就可进名校,而众所周知,仅学习优秀,是不能进入哈佛这样的世界名校的。 现在,美国教育改革锣鼓喧天,如果这场教育改革成功,而中国不为所动的话,那位美国朋友的预言,20年后会变成现实。

现在,美国教育改革锣鼓喧天,如果这场教育改革成功,而中国不为所动的话,那位美国朋友的预言,职场时,又很容易盲目,放松了我们中国人历来强调的硬能力积累,很令人担忧。 中国家庭大都是独生子女,在优越环境中长大,大多数不可能有吃苦和坚韧的个性。20年后,中国年轻人硬能力的普遍下降,是完全可能的。与此同时,中国文化和教育体制没有从宏观上促进公民软能力的机制。比如,仅高考分数优秀而不考虑考生人品就可进名校,而众所周知,仅学习优秀,是不能进入哈佛这样的世界名校的。 现在,美国教育改革锣鼓喧天,如果这场教育改革成功,而中国不为所动的话,那位美国朋友的预言,20年后会变成现实。 20年后会变成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