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做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日志

 
 

品牌蜜饯原料腐烂添加漂白防腐剂  

2012-04-25 07:17:56|  分类: 公共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央视节目曝光部分品牌蜜饯生产厂家的生产环境肮脏不堪,原料腐烂,工人随意添加添加剂。问题蜜饯流入沃尔玛、家乐福等各大超市。

作为蜜饯原料的水果已经腐烂。

硫磺熏杏肉。央视截图
       硫磺熏杏肉。央视截图

CCTV2《今日观察》3.15在行动:

蜜饯竟然如此加工!

部分蜜饯生产厂家的生产环境肮脏不堪,工人随意添加添加剂,伪造检测报告,随意更改生产日期……一些蜜饯加工厂的制作过程触目惊心。那么,这些看起来非常鲜艳的蜜饯是怎么样加工生产出来的?究竟又流向了哪里?在瞒天过海取得合格的检验报告背后,究竟暴露出哪些问题?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王小丫和著名财经评论员马光远、刘戈共同评论。

垃圾遍地,污水横流,部分蜜饯加工厂加工过程触目惊心。美味蜜饯到底如何制造?

蜜饯是广受欢迎的休闲食品,那么色香味甜的蜜饯是怎么生产出来的呢?这里是山东省临沂市的蒙阴县和平邑县,一些老板告诉记者,这里加工桃肉的工厂很多,但大都没有厂名和卫生许可证。同时这些晾晒的桃肉都是在路边的露天水泥地进行盐渍加工。记者在路边看到:一个大水泥池里泡着50万斤左右的桃肉,旁边肮脏不堪。揭开盖着水泥池的塑料膜,里面浸泡着的桃肉,有很多已经腐烂变质,一些垃圾也夹杂在其中。

记者:烂蛆的,就像这样的,将来要扔掉吗?这种桃,烂的?

加工厂工作人员:不能扔。

在水池旁边,还摆放着一些盛放焦亚硫酸钠的白色编织袋。工人说,腌渍桃肉必须用焦亚硫酸钠,它起漂白和防腐的作用。按照国家标准,蜜饯加工时可以限量使用焦亚硫酸钠作为漂白剂,然而在这些加工厂,对于焦亚硫酸钠的使用,却是按地域添加。

周其喜(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兴隆果脯厂):他这个也分哪个地方要货,广东那边他喜欢要焦亚硫酸钠大的,杭州那边就喜欢要焦亚硫酸钠小的。

腌好的桃肉经过人工去核后,就一堆堆的摆放在露天晾晒。

记者:就这么在地上晒吗?

周其喜(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兴隆果脯厂):就这样晒,全是这种晒法。

记者:那也有灰呀什么的。

周其喜(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兴隆果脯厂):灰是反正有些,尘土是并存的。

记者看到,用来盛装桃肉的编织袋,有的竟是动物的饲料袋,很多袋子上还明确写着:含有药物饲料添加剂。

记者:你就拿这袋子装啊?

于恩生(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武台镇果品购销站):就拿这个装。

记者:这袋子能装吗?

于恩生(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武台镇果品购销站):怎么不能啊?

记者:它不含有药物饲料添加剂吗?

于恩生(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武台镇果品购销站):这个东西怕什么呢,你回去不得加工,你不用这个袋子卖出去,这个不要紧。

这些经过装袋后的蜜饯桃肉半成品卖到了什么地方?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的塘栖镇有着四百多年的蜜饯生产历史,蜜饯生产厂家近百家。杭州超达食品有限公司可是当地蜜饯生产的龙头企业,其产品涉及话梅、杨梅和桃肉等多个品种。这里是超达的原料仓库。走进铁门,肮脏的地面上,一位工人正脚站在破旧的编织袋上,运装原料。

记者:这可以随便踩都行?脚随便踩。

工人(杭州超达食品有限公司):不要紧。

记者:不要紧?

工人(杭州超达食品有限公司):地下踩也不要紧。

记者:这是什么呀?

工人(杭州超达食品有限公司):桃肉啊。

记者:这也是桃肉啊?

工人(杭州超达食品有限公司):哎。

这些盐渍桃肉很多已经发出难闻的气味,而且用来装桃肉的编织袋,正是在山东包装时使用的动物饲料袋。在余杭区的塘栖镇,记者看到了更多的蜜饯加工手法。一些企业会建立两个工厂,新厂只负责包装和应付执法机关的检查,而老厂负责生产加工,一般人很难找到他们的老厂。从山东等地运来的半成品原材料,首先要做的就是人工剪碎。在华味亨食品的一间小屋里,一块破木板上也堆满了桃肉,一位大娘抓起桃肉,不管好的烂的,就随即用大剪刀将桃肉剪成条状。为了去除半成品中过高的盐分,接下来要用水浸泡。超升食品厂浸泡山楂的水泥池里,除了山楂,还能看到各种垃圾。

记者:哎呀,这么多小虫子啊。

林峰(杭州超升蜜饯有限公司:这个不要紧,这个是坯子啊,算少的了。

如此生产环境,但是几乎每家蜜饯食品生产企业的产品外包装上,都赫然印着QS的食品安全标志。

王小龙(杭州超达食品有限公司大区经理):QS有。

记者:QS也有?

王小龙(杭州超达食品有限公司大区经理):他们是四五个小厂联合起来,这个地方就是应付检查部门的,这边是不生产,因为是有检查,我们做一下,做个样子给他们看,这个小厂我就把检查的带到这边,他们都这样去做的。

刘戈:食品厂的加工过程十分粗糙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去一些食品厂暗访过、调查过,有时候会看到很多食品厂里很影响人的胃口、让人恶心的一些场面,但是粗糙到这样的一种程度,我还是有点震惊。在采访中,各个生产环节没有一个环节有一点像样,在腌制的环节,就是在地里头挖了一个坑,然后在加添加剂、防腐剂的时候,完全没有一个度量衡,最后在装袋子的时候,又是用一个装鸡饲料的,用过的一个二次回收的袋子来装,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对于食品生产和加工过程的想象,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废旧塑料加工的过程。现在看到的这个场面是从粗加工到精加工,开始的时候,因为山东产水果,它是粗加工的过程,可能粗放一些,到了后期,到了浙江以后,已经到了精加工的过程了,那个场景却仍然是这样。

马光远:整个制作过程在非常公开、毫无遮掩的环境下进行

(《今日观察》评论员)

这些食品加工厂像一个垃圾厂,而且是比较脏的垃圾厂,是那种让人感觉无法忍受的垃圾厂。你看从远处看镜头,你感觉像是像一个碎石厂,当把那个桃子拿出来以后,你会以为是捡垃圾的在看垃圾有没有用。这么一个生产环境,让我们很难把它跟食品联系到一块,我想这个需要很大的想象力。如果让我们来做一个竞猜游戏,那么我想99%的人都不会猜到这是在制作美味的蜜饯,想不到晾晒的果子里面有虫子,烂的也舍不得扔掉,到最后装进一个装过鸡饲料的袋子里,而且这所有的过程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非常公开、毫无遮掩的进行。这样一个过程,不要说我们看了以后还会不会吃,就算几天以后,我们回味起这个场面来,都感觉到我们非常的不幸。

这加工过程中,里面有防腐的焦亚硫酸钠,人家的解释还非常有意思,放多少得看我发往什么地方,如果发往广东就放的多一点,发往浙江就放的少一点,因为广东热,但是这种东西本身对我们的身体是有很大的危害的。

食品添加剂超标,多家蜜饯加工厂心知肚明;合格检测报告背后暴露出哪些问题?

浙江塘栖镇的一些蜜饯加工厂,又是怎么使用食品添加剂的呢?在多家蜜饯食品厂的库房里,记者见到了随意堆放的苯甲酸钠,甜蜜素,香兰素,柠檬酸等添加剂。在白果食品厂的一排大缸前,一位工人正端着一个塑料筐在向缸里加甜蜜素。在满是食品脏乱的生产间里,一堆杏肉正冒着热气在地上接受熏蒸。

记者:这怎么冒气啊?师傅?

工人(杭州余杭马氏食品有限公司:消毒的,高温消毒的。

记者:工人们习惯的把食品添加剂称为辅料,调查中我们发现,有些工人只知道自己加的是辅料,至于是什么添加剂,他们并不关心。

记者:这个是什么加的?

工人(杭州余杭马氏食品有限公司):辅料。

记者:那你那个加进去不用称的吗?直接往里放吗?

工人(杭州余杭马氏食品有限公司):这一桶料放两缸。

记者:两缸,你不用称的?

工人(杭州余杭马氏食品有限公司):不用称。

记者:我看颜色怎么这么红啊,这颜色。

工人(杭州余杭马氏食品有限公司):颜色红的色素。

记者:加了色素是吧?

工人(杭州余杭马氏食品有限公司):杨梅用这个香料更香。

记者:这里面红红的都有什么东西啊?

工人(杭州余杭马氏食品有限公司):我也讲不清楚。

塘栖镇的多家蜜饯厂都是这样使用食品添加剂,这样生产出来的蜜饯,添加剂是否超标呢?记者分别在沃尔玛,世纪联华超市,家乐福和上海来伊份的专卖店等地方,购买了标称为杭州超达食品有限公司,杭州灵鑫食品有限公司,杭州百怡食品有限公司等多个厂家生产的多个品种的蜜饯,送往了北京市理化分析测验中心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甜蜜素,糖精钠等甜味剂,胭脂红、苋菜红、亮蓝等着色剂以及用作漂白剂和防腐剂的二氧化硫都超过了国家标准要求的最大使用量。有的甚至超过国家标准要求的三倍多。

李可基(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有关日落黄、苋菜红啊等等这些色素,我们国家有明确的规定,允许在某些食品当中,按一定量的范围内使用,但是如果超范围使用,超量使用的话可以造成我们从不同的食物,不断地获得这种总得来说人工添加的色素,按照使用量使用范围,目前应该说是安全的。如果超量超范围的长期食用的话,可能会对肝脏,肾脏,增加一些负担,一些敏感的人,也许存在一些危害,这种隐患可能是存在的。

我国卫生部公布的蜜饯厂卫生规定中要求,蜜饯晒场必须距公路,铁路50米以上,晒场应也防蝇,防虫,防雨等设施。这是为上海来伊份食品提供代加工的梅园食品和永海食品。这是为上海百味林好和武汉酸咚咚提供代加工的超亨食品,在这些企业的蜜饯晾晒场,我们没有看到防护措施,不时的有苍蝇,蜜蜂,落在这些蜜饯上,晾晒的蜜饯筐里,已经落有多种脏杂物。

姚克文(杭州龙洞食品有限公司销售经理):这里面好多灰呀,什么的。

记者:现在苍蝇还少点,估计夏天。

姚克文(杭州龙洞食品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夏天也是这样的,苍蝇一到夏天比较多。

记者:是啊。

在超达公司的晒场我们看到,紧邻公路边场门口的两片空地上,晒的是大片的陈皮和杏干,而陈皮的旁边晾晒的则是一床棉被。对于混在蜜饯里的苍蝇、蜜蜂和垃圾,工人告诉我们,他们有办法处理。

工人(杭州超达食品有限公司):苍蝇多不要紧的,要掉下去的,包装的时候拣掉了。

在浙江余杭塘栖镇的大小超市,记者听到了这样一种说法。

超市工作人员:蜜饯很不好卖。

超市工作人员:本地人反而不吃的。

记者:为什么本地人不吃蜜饯?

超市工作人员:不知道,有可能他们了解。了解了,就不吃了。这边产什么,肯定不吃什么。外地人在这吃都很少很少的。

记者:本地人都不吃这个蜜饯。

刘戈:监管在整个检测过程中形同虚设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们的记者拿到了这些产品,到质监部门去检验,甜味剂、防腐剂,这些指标基本上都超标。甜味剂比白糖的甜度要甜得多,它在我们的食品添加剂里头是可以使用的,但是应该在一定的标准下使用,尤其是防腐剂。因为甜味素加太多了以后,口味会发生变化,但是防腐剂加多了,我们的嘴和舌头是感受不出来的。

80年代,国家曾经制定了一个比较宽松的标准,就是二氧化硫残留量可以达到2%到在2003年的时候,国家标准进行了一个改变,把它改变成了0.05%,但是很多企业做不到这一点,因为如果要是不加那么多的焦亚硫酸钠,那么最后它就容易腐烂、发霉,所以必须要加那么多。后来经过协调,最后又变成了0.35%,但是0.35%这个标准,很多企业都达不到,所以在蜜饯生产企业里头已经成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就是它长期在国内的各种食品里面,它的食品检验的通过率是最低的,常年是40%、50%。在他去检测的过程中,我们看他是拿着单独制作的样品给质监部门检测的。如果这样,那他显然是用的两种配方,那么在通过检测的检测报告里,根本和流入市场里的完全是两件事情,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看监管实际上是虚设的。

马光远:这些企业积累了很多跟质检部门作斗争的经验

(《今日观察》评论员)

甜味剂的甜度是蔗糖的30到40倍,但是它的成本又非常的低。所以对他们来讲,如果要使用蔗糖,那么成本就很高,所以这个就是随意的添加,让你感觉到甜,好吃。按照我们的《食品卫生法》,或者是按照蜜饯生产的卫生标准、检测的流程等等,不管你每年抽检多少次,但是这个检查的项目应该叫抽检,而不是叫送检。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厂家自己挑出一些好的、合格的产品去送检。我们看到这里面非常有意思,第一是每一次检查的时候,你自己选择样品送检,如果自己拿着样品去检查,还拿着不合格的去,那除非你脑子进水了。第二,在整个检查的过程中,它仅仅是检查有没有细菌超标,别的什么项目不做检查,交2000块钱就可以。那么这些企业有了多年的实战经验,积累了很多跟质检部门作斗争的经验。比如他会设两个厂,一个厂就是专门用来应付检查的,是样板工厂,叫样板间,真正生产的是另外一个厂。

如果质检部门到这么一个肮脏的地方去抽检,那他根本不用抽检,不用任何技术手段,一看就知道这是不合格的。事实上,对于蜜饯行业本身来说,它大多数情况下采用的是传统工艺,比如我们看到的晾,晒,烘干等等,要采取大规模的机械化作业,现在很多厂家都做不到,因为这个行业本身的产业集中度是非常低的。现在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吃蜜饯,但你让她说哪一个蜜饯的品牌比较不错,她很难告诉我们,为什么?因为还没有一个好的品牌。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是厂家比较多、行业集中度比较多;再一个制造工艺本身处在一个传统阶段的情况下,所以我们看到的就是目前这个情况。

范志红:卫生不合格的食品会带来多方面的健康风险

(中国营养学会理事、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理事 《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果脯一般含糖要到60%以上,所以它是一种经典的高糖食品,那么经过长时间的熬制,它的维生素的破坏非常严重,再加上为了能保持比较好看的颜色,有时候必须要加一些漂白剂或者是色素,那要加入像亚硫酸盐之类的,或者是直接用二氧化硫熏,非常容易过量。

这样的食品,我们都知道它吃多了对健康没有什么明显的好处,甚至因为糖过量,会给我们带来多方面的健康风险,现在再加上添加剂的使用超标,卫生不合格,它的风险就会更大。所以我们对自己的食物选择,要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不太利于健康的食品,哪怕它很安全,哪怕它什么都不超标,我们都不应该多吃。如果你天天吃,大量吃,那么超标一点,可能你将来受害的机会比较大,它是日积月累才能表现出来的,所以我们通过控制自己的食物选择,控制我们吃这些不健康食品的量,就可以尽量减少自己受害的机会,当然我们还要注意,在正规的地方去买。

竹立家:政府部门必须加大查处和惩处力度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包括中介组织,包括一些慈善机构,它的行为不是很规范,有条例不依,这样的现象非常多,也非常严重,那么谁来查处呢?就是政府相关的执法部门来查处,首先就是我们的政府部门必须负起责任来,对这些违法现象,有法不依现象,对于打着公益的旗号,骗钱勾当的现象,必须加大查处和惩处力度,只有这样这些人才能收敛。

刘戈:监管部门的放任将毁掉地方名优特产

(《今日观察》评论员)

其实类似的事情有一个共同规律,就是很多都是地方名优特产品。这种现象之所以最后能泛滥到这种程度,有一个共性的问题,就是地方的监管部门相对以一种保护地方名优特产的态度,实际上最后把整个行业都毁掉了,时间长了,现在的结果就是,很长时间这样一个地方的名特优产品会缓不过劲来。

马光远:让呼吁堵塞监管漏洞的声音不再无力

(《今日观察》评论员)


第一,在整个的生产环节,这种小,乱,脏的现象要改变;第二,保护食品安全的守护神——监管部门要履行自己的职责。我们呼吁了很多年,我们每一次做食品安全的节目,我们总是说监管漏洞,那么我们真的不希望,下一次再做这样节目的时候,每一次提建议,都是很无力,很苍白的讲要堵塞监管漏洞。如果我们有了法规,有了标准以后,而没有人去执行,那就得有问责机制。我们现在的食品安全里,事实上有很多重大的食品安全事故,我们刑法最高有死刑,我们有很多很多的问责机制。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