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做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日志

 
 

美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2012-05-09 07:32:42|  分类: 公共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又是美利坚总统大选的年份。高帅富的官二代罗姆尼手握哈佛商学院硕士和哈佛法学院博士学历,在华尔街私募业界和咨询业界都是明星级别专家,自然也就成为“美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标志性人物。尤其他反对奥巴马向最富裕的1%加税的打算,更是给谋求连任的现任总统送去了一样求之不得的竞选武器:“罗姆尼先生承担的实际税率怎能比他的秘书更低?”成了奥巴马支持者津津乐道的话题。

那么,这个从“占领华尔街”开始就在媒体上反复出现的“美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到底有多大可信度呢?

根据康奈尔大学政策分析教授Burkhauser和经济学家Larrimore等人的研究,从1979年开始到2007年的二十八年里,按“纳税单位”(单身者算一个纳税单位,已婚夫妇算一个纳税单位)统计,最穷的那百分之二十“纳税单位”平均收入减少了百分之三十三;与此同时,最富的那百分之二十“纳税单位”却有32%的平均收入增长。如果你去查那最富的百分之一,那增速更快得多。假如你的出发点就是要证明“富者愈富穷者愈穷”,那么断章取义拿这几个数字就已经足够上街喊口号了,而且你并没有捏造任何事实。循这一思路,还可以去宣传最富的千分之一美国人三十多年前原本只占有百分之二的总收入,现在却已经占有了百分之八。更有财经记者David Johnston算出,当今最富的这三十多万美国人,占有的总税前收入比最穷的一亿两千万美国人还多!按纳税单位计算,美国1979年的基尼系数已经是0.515,在0.5的红色警戒线之上,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2007年这个数字却进一步达到0.566,经济不平等程度变本加厉。

这种视角的问题出在哪里?错在它忽视了四个影响收入分配的重要因素:婚姻家庭模式的变迁、移民、收入再分配和医保占实际收入比重的上升。首先就是家庭模式。

几十年来,美国人的家庭结构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工业时代典型的一夫一妻几个孩子那种“核心家庭”,在美国大都市地带已经不再是绝对的主流。形形色色的单身主义家庭、同居家庭越来越多,未离婚但处于分居状态的也不在少数。综合各项因素之后,如今一半以上的美国成年人没有和自己的婚姻配偶生活在一起,平均一个家庭的人数比过去小了很多。然而“纳税单位”的统计并未考虑同居家庭,而是把同居的两个人的收入分开算做两个“纳税单位”的收入。如此一平均,和三十年前“核心家庭”占主流的时代相比,假设人均工资水平没有变化,每个“纳税单位”的平均收入会显得少了一大截。在校正了这个家庭人数减少的因素之后,美国最穷的五分之一家庭税前平均收入就比三十年前有所增加,而不是减少。“穷者愈穷”在这个意义上就不再成立了。

第二个导致底层收入增长不快的原因,就是一千多万非法移民。进入统计口径的底层美国穷人,很大一部分在国籍意义上不是美国人,甚至不是合法途径的移民,而是身份不合法、按法律不可雇用的非法移民。首先这部分人的灰色收入最不容易纳入统计口径,导致他们报告的年收入低于实际数字。此外这部分人(绝大多数是最近二十多年进入美国的)的生活水平如果纵向比,应该是和他们在移民输出国的生活水平相比,而不是三十年前的美国穷人相比。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美国最穷阶层的税前收入增长缓慢并不一定因为美国穷人很难改善自己的收入,而可能更多因为非法移民占据了越来越多的低端工作机会,在最穷的那20%里占据的比重增加了。

第三个,这是考虑收入分配时候最重要的因素:财富再分配。收入越低的家庭适用的所得税率越低,最穷的40%-50%美国家庭基本上不交所得税。与此同时,贫困家庭享有食品券、救济金、免费医疗、住房券、幼儿教育补贴和退税等等转移支付的收入,而这些收入是不算进一般的税前收入里面去的。在考虑了所有这些税率差异和财政转移支付因素之后,2007年以家庭为单位计算的美国税后基尼系数是0.396,远没有“纳税单位”的税前基尼系数0.566那么吓人。但这还没有完,因为这个0.396的税后基尼系数还没有考虑一项把实际经济收入变得越来越平等的因素:医疗保险。

医疗费用在各国的增长速度都超过经济增长,在美国更是占到GDP17%之多。一个普通美国上班族每月花在全家医保上的钱动不动就是一两千美元:当期保费自付两三百美元,雇主付六七百美元,另外需要把工资的7%拿来缴纳公营退休医保的费用。保费占每月开支比例如此之高本身不是什么好事,但却有一个意外的减少贫富差距的效果:公司为一个清洁工缴纳的保费和一个公司高管缴纳的保费金额基本上差不多,很多雇主还为收入较低的雇员完全免除自付部分,为其全额缴纳保费,而工资较高的高管则有较高的自付比例。因此,雇主所付的那部分保费实际上也起到了均贫富的作用。医疗保险的覆盖面越广,它所带来的减少贫富差距的作用也就越大。在把医疗保险因素加入实际收入水平的计算之后,美国家庭总实际收入的基尼系数为0.362,远低于0.4的一般警戒线。

在认识到医疗保险对减少贫富差距的作用之后,回过头来看罗姆尼这个被政治对手作为贫富悬殊标志人物的施政记录,不得不说他是有点冤枉的。罗姆尼在马萨诸塞担任州长时最广为人知的一项成就就是完成了全民健保改革,扩大了该州的医疗保险覆盖率,而这在效果上是可以缩小该州贫富差距的。诡异之处在于,他的这项全民健保恰恰被自己党内的多数民众认为是政府过度干预经济的败笔,他因此没法大谈特谈自己在这方面的成就,要不然就可能起到打击本党支持者投票积极性的反效果。明明怀抱一个减少贫富差距的大政绩却不敢声张,反而顶了个不谙底层贫苦的名声,这也算是美国总统大选历史上的一项奇观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