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做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日志

 
 

当我想起你 还是偏偏喜欢你  

2013-03-29 07:35:23|  分类: 综艺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3年的10月25日,陈百强走了;2011年的10月25日,他也没来。人生无法“步步惊心”,所以Danny也不能去了再回。煽情的纪念,已经延续了十七年,最终留下的,始终还是《今宵多珍重》的祝福、《一生何求》的感悟、《对酒当歌》的领悟、《相思河畔》的《凝望》、《脉搏奔流》所荡漾的《涟漪》
 
 
民歌小王子
 
    出道于七十年代末的陈百强,却不像谭咏麟(微博)、钟镇涛(微博)和林子祥等歌手一样,在那个时代受到过夹Band文化的影响(在“失败者”客串的经历不算)。从陈百强早期的创作以及专辑选曲来看,他受到的民歌影响,反而最大。
 
   无论是在EMI时期最早的两张专辑《First Love》和《不再流泪》,还是随后在“华纳唱片”发行的《有了你/太阳花》和《陈百强(1983)》,虽然同样也会出现一些其它风格的作品,但整体上还是很清新质朴的民歌气质。不过,和区瑞强及后来的林一峰不同(张明敏就不说了),陈百强的民歌传统,却和台湾现代民歌运动毫无关系。出生于殷实家庭并有留美经历的他,由于成长的背景使然,也让他的音乐影响,虽然同样来自于民歌,却不像早期台湾民歌运动的那批歌手那样,具有很浓的草根甚至草莽气质。同样是民歌,如果说叶佳修、杨弦、李宗盛、苏来他们偏重的是民,那么陈百强对于民歌的认同,则更接近于歌。
 
    早年陈百强演唱的歌曲包括原创作品,其实有着很浓的Simon & Garfunkel、The Brothers Four和Don McLean多数作品的气质。并不一味追求青涩泥土味,很注重旋律、和声及演唱等细节的协调,而方向上则是强调唯美和精致,因此在清新的基础上,也给人一种细腻的感觉。在自然清爽的同时,有着不着痕迹的修饰。而擅长演奏钢琴和电子琴的他,也因为键盘类乐器的创作线条,在对旋律的处理上,能够特别突出唯美、浪漫和雅致的格调。要是按现在的标准,当年的陈百强可是绝对文艺。
 
两吃回头草
 
    陈百强在世时,总共跳过三次槽,与唱片公司签过四次合约,但东家却始终只是在EMI和“华纳唱片”公司两家之间“徘徊”,喜新的同时,同样不厌旧。1979年,此前两度获得“香港流行歌曲创作邀请赛”(1977年和1978年)季军的陈百强,被经理人谭国基相中,并签约香港EMI唱片公司,同时被招募的,还包括了此前隶属于“娱乐唱片”、因为演绎粤语长片及剧集而家喻户晓的罗文。虽然和中国有着极深的渊源,甚至连中国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都是在EMI唱片公司首发,但在香港流行音乐Canton-Pop的初创期和辉煌期,香港EMI唱片公司虽然很早就介入香港流行乐坛,并早在七十年代中期就签约初出道的林子祥,拥有比较早的起步点。但在Canton-Pop的历史上,香港EMI唱片无论是经典专辑、经典歌曲,还是歌手的影响力,却始终不及另两间国际唱片巨头的香港子公司:“宝丽金”(环球)和“华纳唱片”,即使是与本土的“华星唱片”相比,其影响力也甚微。不过,式微也有式微的好处,拿陈百强在EMI唱片公司的前两张唱片《First Love》和《不再流泪》为例,正是因为公司影响力的不大、投入成本的不高,反而能够让陈百强原色上阵,从而保留了他清新、淡雅的唯美气质。而不是被刻意包装成学生偶像、大众情人之类的俗路子,要知道,Danny在当时的香港乐坛,可是很帅的哦。1980年,在发行两张专辑后,陈百强过档至未来香港乐坛的巨头“华纳唱片”。如果说最初的《几分钟的约会》和《有了你/太阳花》还只是延续了EMI时期的音乐路线的话,那么从1984年的《百强84》起,“华纳唱片”商业策划包装及定位上的优势,就开始显现出来了,一个更多元、更彩色的陈百强,也因此呼之欲之,并奠定了他未来从艺之路的基调。
 
    由于和“华纳唱片”产生了严重的分歧,陈百强在1986年发行专辑《当我想起你》后,就在年底跳槽至DMI唱片公司。DMI唱片公司属于合营性质,MI指的就是陈百强的旧主EMI唱片公司,而D指的则是潘迪生和他的迪生集团。潘迪生和陈百强属于世交,两人的父亲都是以经营钟表店发家致富的商人。不同的是,两者一个子承父业,而另一个在演艺圈另辟战场。正是源于这份交情和对陈百强的信任,潘迪生在6成对4万的股份,与EMI合资了DMI唱片公司。如果不是邝美云在1989年签约DMI唱片公司,DMI唱片公司甚至可以说是为了陈百强量身定造的唱片公司,因为在这家唱片公司的历史上,竟然只有两位签约歌手。1986年,DMI为陈百强推出了公司史上的首张专辑《凝望》。由于不用再面对“华纳唱片”那样的掣肘,在选曲上拥有绝对的自由,因此在DMI唱片时期的陈百强,也像是躲进了一个世外桃源,并成为他事业生涯一个极致完美的时期,1987年的《梦里人》和1988年的《陈百强》,更成为他事业生涯经典中的经典作品。三年约满之后,陈百强又出人意料的重回“华纳唱片”。而重返东家的开门之作《一生何求》,就获得了市场和口碑的双丰收。尤其是专辑的主打歌,更因为是TVB大剧《义不容情》的主题曲,从而将陈百强的影响力,扩散至整个东南亚及大陆地区,从一定程度上,也让作为香港歌手的陈百强,即使不出国语专辑,也冲出了香港。
 
    1992年,陈百强因为以酒送服安眠药而陷入昏迷,他生前最后一张专辑的计划也因此被搁置。而同年由“华纳唱片”推出的他生前最后一张专辑,也只能是以新单曲加精选的方式推出。对于毕生追求完美的陈百强来讲,最终只能以一张不完美的专辑,结束了自己的音乐人生。
 
偏偏喜欢粤语
 
    除了许冠杰,陈百强也是Canton-Pop时代另一位毕生没有发行过国语专辑的歌手,甚至没有在任何一张合辑里唱过任何一首国语单曲。如果说许冠杰没有出国语专辑,是因为没有赶上好时候,或者说当代粤语流行曲创始人和象征意义这样的包袱,多少给了他压力的话。那么对于陈百强来讲,至少他第二次加盟“华纳唱片”的1989年,无论是外部环境还是内部条件,都给了他发行国语专辑最好的时机。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香港的唱片公司为了谋求市场的拓展,充分利用旗下歌手在东南亚、台湾和大陆地区的知名度资源,也通过和台湾流行乐坛合作的方式,纷纷为原本只唱粤语歌曲的歌手,制作发行了国语专辑,甚至就连谭校长这样国语实在麻麻地的歌手,也只能是赶鸭子上架,或演绎粤语原作改编的国语作品,或直接演唱台湾音乐人为自己量身定造的台式歌曲。在这种环境上,各大唱片公司也是各显神通。香港宝丽金直接找到了台湾宝丽金对口,实行了资源共享。而“华纳唱片”则和台湾的“飞碟唱片”从合作直至控股,“华纳唱片”旗下的许多歌手,因此也通过“飞碟唱片”这个渠道,很容易的就进入了台湾和内地两大市场,郭富城(微博)、林忆莲(微博)、叶倩文和林子祥,都是在这个时间段,开始冲出香港、走向大中华的。
 
    对于陈百强来讲,还要更好的内部条件,就在于TVB剧集《义不容情》的影响力,使得他作为主题曲《一生何求》的演唱者,在八、九十年代之交这个时间,已经在整个华语乐坛,拥有了极高的人气,如果在此时能够趁势打铁,凭借着他在外形上的优势,肯定要比林子祥能够达到更高的市场高度。但最终,陈百强却选择了固守。眼看着身边的香港人,一个一个的被国语乐坛“招安”了,连国语一直不灵的一些歌手,甚至像“达明一派”和Beyond,也都纷纷推出了国语单曲和国语专辑,但陈百强却始终如一的坚持只唱粤语歌。结合陈百强的个性来讲,追求完美一直是他的人生信念,而专而精正是达到完美的必要条件。为此放弃国语市场而专注香港本土市场,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而至今我们也唯一能听到的陈百强在正式场合下演唱的国语歌,也许就只有那首他极高钟爱并反复练习的刘家昌(微博)作品《我找到自己》了。
 
广东风
 
Canton-Pop之所以叫Canton-Pop,就在于它不仅Pop,也很Canton,Canton即英语中广东的意思。
 
香港的流行音乐,早年深受英美摇滚乐、新浪潮、迪斯科,以及日本流行音乐的影响。但在舶来的浪潮中,同样有一支独树一帜的力量,如果套用“中国风”的概念,也可以称这种曲风为“广东风”。
 
顾嘉辉、许冠杰和黄霑等音乐人,都曾经创作过许多这种“广东风”式的作品。这些作品,往往会借鉴粤剧唱腔的一些经典韵味,而在编曲上,也常常使用广东音乐才会出现的“标配”,从而营造出一种浓浓的乡土情结。尤其是TVB早年的一些武侠剧集,更成为这类作品的集散地。
 
而喝着洋墨水、气质很洋气的陈百强,在其音乐生涯、尤其是早期,却经常会在作品里呈现出这种“广东风”。从首张专辑里的单曲《恩情》到经典作品《偏偏喜欢你》,于陈百强这样洋气的歌手口中听到如此复古的情调,自有一种穿越式的别样味道。
 
他们也爱陈百强
 
在活跃于当代的香港歌手中,同样不乏有把陈百强当成偶像的。其中最为著名的,恐怕就是张敬轩。
 
张敬轩对于陈百强的崇拜,是赤裸裸的,也是人尽皆知的。他不仅在很多场合翻唱过《等》、《偏偏喜欢你》、《涟漪》和《粉红色的一生》等作品,即使在他自己的作品中,也时时会呈现出陈百强独有的声线特质。当然,从本质来讲,张敬轩翻唱的陈百强,真得不够好,也许也可以说,陈百强的原唱实在是太好。
 
作为深受台湾现代民歌运动影响的香港唱作人林一峰,同样有着很浓的陈百强情节,《一期一会》这出舞台剧,就以陈百强的经典作品贯穿始终。自然了,从演唱的角度来讲,林一峰的翻唱比起陈百强的原唱,同样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
 
即使是目前香港乐坛的绝对天王级歌手陈奕迅,同样公开表示过他对陈百强的尊敬。其证据就是在2003年的Third Encounter Live上,他以模仿秀的形式,以假乱真的向两位香港乐坛殿堂级的歌手致敬。《一生中最爱》献给了谭校长,而《不再问究竟》则致敬的陈百强。至少在知名歌手中,陈奕迅的这首作品是翻唱陈百强最像的一首。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