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做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日志

 
 

李途纯与太子奶之坍塌  

2013-09-05 07:46:57|  分类: 公共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临湘农民之子李途纯,曾是一个商业传奇——或许至今还是。他出生在大跃进年代,90年代初从国企下海,1996年得遇乳酸菌技术掌握者盛延龄后,回株洲创业,创立“太子奶”品牌。1997年底,他以超常思维夺得央视日用消费品类标王,此后,他的太子奶经历了十年的高速发展,一度是中国乳酸菌市场无可争议的龙头老大,并且是乳酸菌国标的主要制定者。其产品从未出现大的质量问题,受人追捧。这当然与当家人李途纯有关,功绩不可否认。

在太子奶的大跃进发展中,企业开始向非奶业扩张,并大量依靠银行贷款。在2008年的金融风暴中,太子奶一夜倒塌,李途纯也差点沦为阶下囚(后被检察院“不起诉”),可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研究太子奶的发展和李途纯的管理风格,对当今的中国民营企业和企业家,是一个极好的范本。李途纯有众多成功、失败的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影子。

太子奶的发展之路如何,究竟是如何倒塌的?当家人李途纯的管理艺术究竟如何?

下文为第一篇。


舆论术

今年8月7日,“悲情”企业家李途纯通过网络,实名举报前株洲市副市长肖文伟,称其为株洲警方在太子奶案件中搞“迫害”的幕后指使。这并非他第一次举报。去年3月,他就举报此事,被警方否认。不同的是,李途纯这次旧事重提,把目标对准了个人。

实名举报、亲身经历,联想到最近官员频频被实名举报(有些已经被证实的),我第一反应是“靠谱”。我试着向朋友打听,评价不一,有个我十分信任的人对我说,“绝对靠谱,他敢跳出来实名举报”。

我曾两次打电话给李途纯,还曾见过他一面(一分钟不到,他当时挽着妻子),他给人的感觉是:谦卑、憔悴、礼貌。我感觉李总容易接近,平易近人。

李途纯的举报是否属实,还需看证据。重证据、不轻信口供,是法律的要求,也是新闻的底线。

8月中旬的长沙,每天都是40度高温,近两个月没有下雨。我内心也十分焦躁,尤其是我要小心取证,有些人会跟我讲一些关于李途纯的、有些听起来十分荒诞和不可思议的小故事。正如我去年3月在东北时那样,在涉及到事件时,我几乎舍弃了全部的采访,仅用证据说话。

但之后的调查经历可以用荒诞来形容。我慢慢觉得,对李途纯的所有的话,我都必须要重新一一调查核实。

显然,有人撒了谎。

浏览此前关于李途纯的报道,除了个别报纸曾指出李途纯“说了谎”之外,其他的更多是他的“悲情”。关于李途纯最近两年的情况,基本上都是由一家报纸发出的,这或许是他接受《南方人物周刊》(2013年9月2日刊)记者采访时所说的,“向少数有‘安全感’的媒体释放消息”。

不知道李途纯所说的这些“少数有‘安全感’的媒体”是哪些?

李途纯深谙媒体之道,包括对其个人形象。对于其学历,李途纯早先谈及自己是中央党校的,避谈“函授学院”。在入读清华大学2002级首届EMBA班之后,他才大大方方接受媒体采访称自己是清华的。

李途纯的发家也是与媒体相关。1997年11月8日,李途纯依靠借来的20万元钱,购得一张北京梅地亚中心的入场券,以8888万竞得央视日用消费品类标王。这为此后也带来了太子奶十年的高速发展,业绩几乎连年翻番。从夺得标王开始,他意识到广告营销的威力,也意识到舆论的重要。

《南都周刊》9月2日刊发了《李途纯的牌局》。文章提及,李途纯有两张牌,当他面对花旗和国际投行时,他就打“民族牌”;当他控诉政府时,他就打“悲情牌”。他时常把自己的遭遇提升到“民营企业家的遭遇”的高度,但避谈自己的管理、用人和公司的财务问题。

直到我看到了李途纯在狱中向他的发言人提出的五个“重点”,我似乎看见了李途纯站在帷幕背后那只看不见的手。这五点指示,我已经在《李途纯的牌局》中披露,如下:

1)湖南依法治省,维护法制,歌颂省市检察院领导;

2)李途纯狱中狱外已检查重病;

3)李途纯一生对共产党的拥护,一生唱红歌,狱中唱红歌;

4)公布冤案的被迫害人员,与公司封查;

5)重点讲文迪波搞垮太子奶,及文的几大犯罪。

翻检近年关于李途纯的报道,基本上没有跳出这个框。

回头再看李途纯的举报,他揪住一点:文迪波。此人原来是株洲市高科集团董事长,亦曾是株洲官员。在太子奶被租赁经营期间,文迪波出任高科奶业董事长。李途纯和他矛盾最深,其举报也多次指向此人。随着他被“不起诉”(以后会讲到这一点),李途纯频频打出“悲情牌”。

株洲市政府现在肯定很后悔当初使用文迪波这样一个后来身陷囹圄的人,这为李途纯指责政府提供了一个活靶子。李途纯的举报目标也许会扩大到其他原株洲市政府官员。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南方人物周刊》(2013年9月2日)刊文《上访商人李途纯》,李途纯已通过该媒体宣布,下一个目标是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吴秋林。

不过也有人认为李途纯“不厚道”:“他当时可是求着株洲市委市政府救他的。”

在与花旗的诉讼中,一员工建议,为了掌握主动,“必须首先打好一场舆论战,通过媒体揭露花旗银行打击中国民族品牌的阴谋,让全国舆论同情支持太子奶、反对花旗,给法院施加舆论压力”。——这是他的“民族牌”。

打着“民营企业家”和“民族品牌”的旗号,似乎总能博得一些同情,尤其是民营企业家在当下中国的恶劣生存条件。李途纯似乎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我对这点也十分顾忌,犹豫是不是需要描写一个悲情的民营企业家。

随着调查的深入,我越来越发现李途纯的一些幕后做法。事实上的李途纯,对媒体采取拉拢、合作(如投放广告);对不利于己的言论,李途纯就指挥删帖、报案,甚至企图私下打击报复。

2007年底,公司一高管打报告申请500万资金,用于公关活动,包括“删除XX网负面文章58篇,其他网站86篇负面文章”。2007年8月,某杂志刊文称太子奶危险扩张,太子奶高管商量后,遂决定投放广告。

李途纯对自己和太子奶形象的维护,即便已经危如累卵也不松手。2008年7月底,公司资金链已经断裂,某杂志称太子奶深陷资金困局。当时,李途纯一面向经销商集资,一面向政府求援,还不忘以公司名义发函、报案,驳斥称,“太子奶在三月曾多次向花旗银行提出提前归还,但未谈妥”,并称多家中资银行都有意加大支持。太子奶还称,其在株洲所有银行十多年来都没有贷款。

如果上述太子奶的表态属实,那么,花旗银行和这些“有意加大支持的中资银行”显然已化身为“用漫无节制的施舍来造成需要”(菲茨杰拉德语)的慈善家。

即使对太子奶失去掌控一年后,在2009年10月,某财经记者发文称,李途纯重掌太子奶恐将梦碎。李途纯极为恼火,竟指示手下,企图对该记者“抓捕、诱捕”。

看到这个,我震惊了。太子奶其实有多位高管出身律师,这些律师为他打官司,少付广告费;为他清理账务,为贷款、上市打基础,为他和公司建立法律屏障。他自己也对《南方人物周刊》说,自己在狱中看了上百本法律方面的书籍。

我善意地相信,他的律师团队不会允许他这么做。从我间接了解的情况来看,该记者应无恙。只是我不太清楚,究竟此文哪一点令其不满,竟让李总如此大动肝火?难道是打击了他的内心脆弱之处,他很介意别人对他重掌太子奶的能力表示怀疑?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