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做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日志

 
 

拆除拉登住宅发现惊天秘密  

2014-08-01 07:37:22|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基斯坦开始拆除“基地”组织前领导人本·拉登被击毙时藏身的建筑,并准备在该地修建公园。不过当工作人员对建筑做最后例行检查时,却在房内找到两本《圣经》,有人怀疑拉登在《圣经》中藏有未来恐怖袭击的密码。

有消息称,这两本英文版《圣经》一些页码被折起,另一些地方做了标记。有人怀疑拉登在《圣经》中藏有未来恐怖袭击的密码,也有人认为他只是用《圣经》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在这栋位于阿伯塔巴德的三层建筑内,工作人员还找到两台隐蔽的收音机。然而美国中情局(CIA)很可能失去亲眼目睹这两本《圣经》的机会。因为鉴于美巴关系破裂,美国提出的请求或遭巴方拒绝。

巴基斯坦部落地区的一些人士说,已故“基地”组织头目本·拉丹今年5月在巴基斯坦境内被美军击毙前本来是可以逃跑的,但当他知道美军来袭的时候,决意进行对峙。

社区公告:

本·拉登死后的未解之谜 到底是谁击毙了他

据法国《费加罗报》5月2日报道,两年前的今天,在巴基斯坦的一处别墅内,基地组织头号人物奥萨马·本·拉登被美军击毙。

2011年5月1日夜,在位于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以北大约50公里处的阿伯塔巴德镇的一座豪宅内,基地组织头号人物奥萨马·本·拉登被美国海豹突击队第六小队击毙,终年54岁。拉登之死结束了美国对他展开的长达十年之久的追捕。但他的死,也给我们留下了五个未解之谜。

1、究竟是谁击毙了奥萨马·本·拉登?

究竟是谁击毙了拉登?针对这一问题,存在着许多不同的版本的演绎。即使在杀死拉登的美国海豹突击队第六小队内部,大家的说法也大相径庭。2012年9月,海豹突击队6队的一名成员,MattBissonette,在他的书《不简单的一天》中对这次军事行动有着这样的描述,有三人先行进入本·拉登的藏身之处,其中两人在发现拉登之后对他进行了射击,而最后则是他本人给了拉登致命一击。

在《Esquire》杂志上刊登的一篇文章上对此事有着不同的描述。一名被称为“射杀者”的男子称,是他首先冲进本·拉登的卧室,看到他正要举起手中的枪,该名男子随即向其开了两枪,正中头部,拉登当场死亡。

在美国有线电视网(CNN)的一次采访中,另一名海豹突击队成员则给出了另一种说法。在其他两名突击队队员到达之前,一名侦察兵首先发现并击中了拉登,随后,那名被称为“射杀者”的男子闻声赶来,给了拉登致命一击。他表示当时拉登的手中并没有武器。

社区公告:

一家网站的统计显示,关于“究竟是谁击毙了奥萨马·本·拉登”这一问题存在6种不同的版本。

2、本·拉登的家人如今身处何方?

巴基斯坦当局在阿伯塔巴德镇周边找到包括本·拉登妻子和孩子在内的约二十亲属。被巴基斯坦情报部门拘留和审讯长达数月后,本拉登的三名妻子法塔、卡伊里哈·萨巴尔、西哈姆·萨巴尔以及她们的孩子被驱逐出境。除拉登最小的妻子法塔返回自己的家乡也门外,其余两人均已前往沙特阿拉伯。也门和沙特阿拉伯两国有关部门并未透露有关这三名女子更加详细的情况。

3、巴基斯坦当局是否为本·拉登提供了保护?

美国发动此次军事袭击后,美巴两国就以下问题产生了分歧:巴基斯坦当局是否知晓本·拉登藏身本国?其处所就位于一处军事设施旁。针对此次军事打击,美国前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曾表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巴基斯坦政府高层知晓此事”。

一位专家对此事评论道,相对于美国采取的打击行动,巴基斯坦对本·拉登的藏身之处毫不知情。有分析指出,就美巴两国现在的关系来看,美国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巴基斯坦当局为本·拉登提供了保护。

4、本·拉登的接班人艾曼·扎瓦赫里将采取何种战略?

社区公告:

本·拉登死后,基地组织二号人物艾曼·扎瓦赫里已成为其接班人,尽管这个名字还不被大多数西方人所熟悉。与拉登相比,扎瓦赫里表现得更为活跃,他奉行极端主义观点。

自2011年起,扎瓦赫里录制了数十段录音讲话,但它们很少在网络上传播,因为他和奥萨马·本·拉登使用的网络线路是不同的。据相关人士透露,扎瓦赫里将把基地组织势力扩展到那些经济欠发达和政局动荡的国家和地区,例如埃及、马格里布地区等。

5、近两年基地组织的发展状况如何?

“阿拉伯之春”在中东导致的动荡,促使基地组织调整策略,也为其进一步发展提供了可乘之机。一名国际反恐专家称,2011年,基地组织就以防止旧政权复辟为名,将自己的势力延伸至多个阿拉伯国家。2012年,基地组织的活动范围不断延伸,其势力已蔓延和渗透到马里、尼日利亚等国。

2013年,它又将视线转向那些由伊斯兰政治集团统治的国家,如穆斯林兄弟会执政的埃及,复兴运动党领导的突尼斯。这些国家,执政党并未有效地改变国家现状,这使得大批群众开始对政府的执政能力产生质疑,这也从加强了极端主义势力的抬头。

近日来,有消息称,叙利亚恐怖组织Jabhatal-Nosra,叙反对派中最具实力的一股力量已宣布效忠艾曼·扎瓦赫里,此举则是为了避免与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的融合。

社区公告:

新本拉登降世!美国花大价钱要买其项上人头

当极端组织“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上周横扫伊拉克多地,“巴格达迪”这个许多人此前并不熟悉的名字一下子闯进了国际视野。“世界上最危险的人”、“新本·拉登”……作为ISIL的头号人物,巴格达迪有多个令人生畏的头衔。他究竟如何“入行”并“发家”引发媒体关注。

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说,ISIL的头目自称名叫“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此人十分神秘,从不公布自己的照片或在视频中露面,目前仅流传出2张他的照片。报道说,许多巴格达迪的手下都没见过他的真容,他在发表讲话时从来都戴着面具。正因如此,法国《世界报》把他称作“隐形圣战者”。

虽然行事神秘,媒体从巴格达迪的种种蛛丝马迹中为他勾勒出一个大致形象:决策精明、财力雄厚、心狠手辣,会毫不犹豫地清除一切拦路石甚至包括之前的盟友。巴格达迪抓到俘虏后会一律枪毙或砍头,并拍下行刑过程发布到网上。美国《时代》杂志将巴格达迪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人”。美国2009年悬赏1000万美元取巴格达迪首级。在这份悬赏名单中,只有“基地”组织头目扎瓦赫里的悬赏金额(2500万美元)超过巴格达迪。

一份由“圣战者”公布并被广泛引用的资料显示,巴格达迪1971年生于伊拉克北部城市萨迈拉,本名叫阿瓦徳·易卜拉欣·阿里·巴德里·萨马赖,是一名逊尼派穆斯林。巴格达迪自称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后裔,他的兄弟叔伯中有宗教学者、阿拉伯语教授,他自己也是“知识分子”,在巴格达的伊斯兰大学获得伊斯兰学博士学位。

报道说,2003年美国对伊拉克开战时,巴格达迪还是一名伊斯兰教学者。战争期间,巴格达迪在伊拉克东部成立一支武装组织,但一直默默无闻。2005年,巴格达迪被美军抓获,在伊拉克南部的“布卡营”关了4年。中东“观察”网说,正是在那里,巴格达迪结识了“基地”组织的重要人物。2010年,“基地”组织几名重要人物相继被击毙,声望渐增的巴格达迪开始掌权。不过后来,因向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救国阵线”宣战,巴格达迪与扎瓦赫里产生矛盾,并最终脱离“基地”。据称,巴格达迪告别“基地”时对扎瓦赫里说,“我选择顺应真主的旨意”。

社区公告:

在脱离“基地”组织后,巴格达迪摇身一变成为扎瓦赫里的对头,开始从也门和索马里等国“基地”组织分支中吸收成员,一步步蚕食“基地”力量。即便是巴格达迪的反对者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影响力正日益扩大。“救国阵线”的一名成员说,在“圣战者”眼中,巴格达迪威望已超过扎瓦赫里,“支持者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国给巴格达迪写信,宣誓对他效忠”。一名自称与巴格达迪亲近的人说,扎瓦赫里在无助地等待巴格达迪失误的那一天,但无论巴格达迪成败与否,扎瓦赫里已无法再成为领导者。

巴格达迪的支持者认为,巴格达迪与本·拉登目标一致--寻求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巴格达迪计划以他占领的伊拉克北部地区为根据地,向周围扩张,最终建立伊斯兰国,在全球发动圣战。巴格达迪因此被法国《世界报》冠以“新本·拉登”称号。2011年5月拉登被击毙后,巴格达迪曾誓言复仇,宣称要在伊拉克全国制造百起恐怖袭击。

今天看起来他所实现的远超当初的目标。路透社说,巴格达迪的精明之处在于,他不光在中东招募成员,还向美欧“圣战者”敞开大门,将他们训练得“无畏且残忍”。这些人既在中东战场上发挥作用,回国后还为巴格达迪招募新成员,在中东以外的国家发动袭击。巴格达迪的支持者说,巴格达迪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能力”,“当你拥有他那样的军队、决心和信仰,会让全世界害怕”。

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进行“圣战”的“伊拉克与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L)逊尼派叛军,29日宣布建立“哈里法”(caliphate,即“阿拉伯帝国”),叛军领袖巴格达迪则被奉为“哈里发”(caliph,全球穆斯林最高统治者)。

ISIL发言人称,伊斯兰国会议经过讨论,决定成立伊斯兰哈里法,并推举圣战士教长巴格达迪为哈里发。巴格达迪已同意接受,因而成为全球穆斯林的领袖。发言人说,“伊拉克与大叙利亚伊斯兰国”名称中的伊拉克、大叙利亚已被去掉,日后不再见诸伊斯兰国官方文件。他说,建立哈里法,实现所有穆斯林心中的梦想,也落实了所有圣战士的心愿。

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去世后,其追随者指派一位“哈里发”,继续领导伊斯兰教。哈里发为阿拉伯帝国最高统治者,在阿拉伯帝国鼎盛时期,哈里发拥有最高权威,管理庞大的伊斯兰帝国。

社区公告:

伊拉克叛军声势壮大!已经逼得美军重返伊拉克

就在美国特种部队与情报专家抵达伊拉克,帮助该国安全部队应对愈演愈烈的逊尼派叛乱时,武装人员周三又袭击了伊拉克一个大型空军基地,并夺取了几处小油田的控制权。

伊拉克总理马利基称,他赞成在一周内开始组建新内阁。

他还驳斥了主要为逊尼派政治和宗教人士对成立“全国拯救政府”的呼吁。根据这一建议,政府将挑选领导伊拉克的人选,实际上架空了近三个月前的选举结果。

在伊拉克北部,逊尼派武装人员继续向前推进。这些人由态度强硬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领导,但其中也包括对马利基政权不满的其他逊尼派组织。

他们指责马利基在八年的执政中将逊尼派边缘化。此次冲突可能令伊拉克在美国撤军两年半后陷入分裂。

美国国务卿克里本周到访时,施压伊拉克官员成立“包容性的”政府,并敦促库尔德自治地区领导人站在政府一边。

议会计划在一周内启动根据4月选举结果成立新政府的程序。马利基所属的什叶派所领导的法治国家联盟(State of Law coalition)赢得了议会最多席次,但需要其他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组织的支持来组建政府。

上周五,伊拉克什叶派影响力最大的宗教人物大阿亚图拉阿里·西斯塔尼(Grand Ayatollah Ali al-Sistani)呼吁开始组建政府的进程。

他还警告称,那些主要为逊尼派的政治人士要求在不选举的基础上成立紧急政府,“这是一种违反宪法的政变。”

社区公告:

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排除向伊拉克重新派遣地面部队的可能性。他同意派出最多300位美国军事顾问,其中约130位目前已经抵达。这些顾问可能为将来的空袭目标收集信息,不过美国尚未决定是否开始轰炸。

美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海军少将John Kirby在周二晚间表示,最初派遣的顾问团队包括情报分析人员、后勤专家以及特别行动部队,将成立一个指挥中心。

他称,另外50名美国军事人员预计将在几天内抵达,并另外成立四支评估小组。美国军事人员还将在伊拉克利用有人或无人驾驶飞机进行侦察。

伊拉克国家电视台报导,新抵达的美军事人员同巴格达方面的作战指挥官会面,同意建立联合指挥中心。

巴格达方面争分夺秒的同时,叛乱武装也在加强对逊尼派占多数的省份的控制。

周三,武装分子夺取提克里特以东30公里处的Ajeel石油生产区,一位在这里工作的工程师表示,该生产区至少包括三块小型油田,日产量为2.8万桶。

Ajeel连接两条管线,一条通往土耳其的杰伊汉港,另一条通往拜伊吉炼厂,那里在周三早晨仍然是交战前线。

社区公告:

国家电视台报导,增援部队乘直升机进入炼厂,避免对拜伊吉进行攻击。这座工业基地颇具战略意义,位于巴格达以北200公里。

当地部落首领表示,正在和什叶派领导的政府以及逊尼派武装进行谈判,以便允许他们在伊拉克军队撤出后运营这座工厂。一位政府官员称,巴格达要求这些部落与ISIL和其它逊尼派武装派别脱离关系,帮助保卫工厂。

该工厂自上周三以来一直陷于激战,战事不断拉锯,迄今没有任何一方明显获胜。

据目击者和Yathrib代理市长称,包括ISIL和逊尼派部落同盟的武装分子在巴格达北部90公里处的Yathrib与伊拉克政府军交战,战斗持续到周三早上。他们称有四名武装分子被击毙。

叛军已经包围了附近的一个大型空军基地,并用迫击炮进行轰炸。该基地在美国占领时期被称为“Camp Anaconda”。目击者称,空军基地的三面都被包围。

社区公告:

美国为什么不敢再派兵去伊拉克“扫平叛乱”

手大捂不过天来,或是注定美国充当世界警察品偿苦果的另一个注脚。关注局势的解放军报直言,美国一插手,地区就动荡。根据军报的观察,攻克石油重镇摩苏尔,占领萨达姆老家提克里特,兵锋直逼巴格达……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日前导演的“恐怖大片”,使伊拉克再次成为媒体聚焦的热点。“摩苏尔的陷落成为显示伊拉克后萨达姆时代国家政策失败的标志性时刻。”美媒看似犀利的文章,把局势的发展完全归因于马利基政府,却无形中抹去了美国的责任,也掩饰了美国外交战略的失误——如果不是失败的话。

根据解读,伊拉克当前的混乱局势,早在2003年美国失策地发动伊拉克战争时就埋下了祸根。美军通过战争手段推翻了以萨达姆为核心的逊尼派政权,也在一朝之间打破了伊拉克各种宗族教派、政治势力维系多年的平衡,并由此触发了安全动荡、派系斗争、社会割裂的混乱局面。

笔者以为,解放军报眼里的,美国一插手,地区就动荡,或注定成为今日美国面临的苦果。至于这时一些美国人出主意称让中国派兵前往伊拉克“平乱”,是不是疯了?凤凰网引来的央视新闻引发了笔者的侧目。消息称,最近,英国前首相的布莱尔不断为自己辩解,坚称当年发动对伊战争“没有错”。但话音刚落,伦敦市长约翰逊就告诉媒体,“我得出的结论是:托尼?布莱尔终于疯了,他必须去看病了。”

此时的话外音是,伊拉克内战的爆发后,美国的举动是否再次印证了俄罗斯总统普京之前预言的美国主导的单极世界或超级强权时代已经结束;伊朗为何又高调宣布派兵伊拉克?再者就是美国会回到大国合作中来,一起来防止和遏制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的坐大吗?

在此起彼伏的国际风云中,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向外界说明,美国不会派兵前往伊拉克;美国财长雅各布更表示,美国并不寻求军事途径解决伊拉克问题。“奥巴马将对未来的举措做出决定,我要明确的是这首先不是军事挑战。虽然伊拉克需要更多的帮助来击溃极端组织的势头,并增强伊拉克安全部队的实力,但伊拉克问题无法用军事手段来解决。”雅各布说。

社区公告:

“感谢安拉,我要告诉亲爱的伊朗人民,老兵和伊拉克什叶派与库尔德战士等各种力量也准备做出牺牲。”这时与美国反应截然不同的是伊拉克的近邻伊朗。伊朗总统鲁哈尼斩钉截铁地说:“我们郑重告诫杀人犯和恐怖分子们,伊朗将毫不迟疑地保卫什叶派圣地卡尔巴拉、纳杰夫、卡德米亚和萨迈拉。”路透社描述,上周以来,伊拉克反政府力量,逊尼派武装分子迅速推进,击溃什叶派政府领导的政府军,占领了伊拉克北部主要的城市。鲁哈尼在电视直播讲话中表示伊朗准备采取行动,这是目前为止最明确的宣言。

前景还有,日前,位于巴格达北部伊拉克最大的炼油厂被武装占领。伊拉克官员称,经过一早的激战,武装分子控制了该炼厂四分之三的厂区。防守该厂的精锐部队已经被围一周。该官员表示,“武装分子已经闯进炼厂。现在他们控制了生产设备、行政大楼以及四座了望塔。那相当于75%的厂区。”

更早的新闻显示,伊北部多个城市被叛军控制。不久前,包括国内媒体在内传播了这样一组令人胆战的照片。伊拉克逊尼派叛军在网上公布了处决一千多名什叶派政府军战俘的血腥场景,国际社会神经因而迅速绷紧,美国国会还为此掀起了是否应出兵伊拉克的争论。奥巴马领导的美国政府的下一步动向,格外引人关注。

回顾伊拉克的命运,至今许多人记忆犹新。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后不久,便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理由,于2003年对伊拉克发动攻击,三周后巴格达沦陷。伊拉克总统萨达姆,遭到了绞杀。现如今,伊拉克逊尼派叛军在占据数个大城市之后,正向巴格达挺进,令人感叹世事变幻的无常和战争杀戮的残酷无情。以目前伊拉克局势的发展来看,美国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就国内政治而言,共和党人正以此抨击奥巴马的撤军政策眼光狭隘只求偏安,称其为美国史上“最软弱总统”。

这令奥巴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派兵不是,不派兵也不是。如果出兵,奥巴马上台后全力推动结束中东战争的和平政策等于宣告破产,甚或步小布什政府后尘,在结束自己八年任期之前,让美国再次卷入中东战争的泥沼。但如果不,伊拉克乱局扩大,势引爆石油危机。在美国自给自足的能源布局尚未完成之际,将严重危及美国的经济复苏,并可能引发新的世界危机。奥巴马可以争辩,今天的局面是当年小布什发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种下的恶果,但是,他如果坐视不管,局面将更加难堪。

社区公告:

现在我们看到,奥巴马选择的是不派兵。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最可能的干预就是利用在阿拉伯海集结的航空母舰战斗群,对伊拉克叛军进行空袭打击,这是伊拉克政府一直要求的选项,美国国会共和党人也相当支持。但空袭未必能够彻底解决目前的伊拉克危机,这就给美国带来另外两个挑战。对于这两个挑战,分析人士指出,首先,华盛顿将面临伊朗乘机介入的挑战。伊朗核危机虽然有缓和的迹象,但并没有完全解决。

面临目前的危机,与伊拉克政府同属什叶派的伊朗,不但早就派遣战斗人员进入伊拉克与叛军作战,伊朗总统还表示愿意与美国联手出兵,打击逊尼派叛军。换句话说,一旦叛军被击溃,逊尼派势力大清洗后,战后的伊拉克政府就可能就是一个被伊朗全面控制的什叶派政府。长远而言,这对美国将造成更大的威胁。再者,今天的国际情势与小布什政府发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时全然不同。

2003年美国仍然独霸世界,中国采取韬光养晦的政策,俄罗斯仍陷于颓势。如今,美国在欧洲遭遇普京的全面挑战,乌克兰危机尚没有落幕;南海又发生越南、菲律宾、中国间的冲突;中日关系的紧张,也没有和缓迹象。一旦乌克兰及南海爆发局部军事冲突,华盛顿若同时陷入伊拉克内战,势必会陷入三面受敌之下。同时,这次伊拉克危机再度提醒美国及西方各国,手大捂不过天来,美国倡导的超级强权或单极主导的时代已经结束,美国必须走回大国合作的战略方向,来遏制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的坐大。

针对伊拉克今天的乱局,解放军报提醒,局势是真真正正的“美国制造”,是美国搅动国际安全热点中的一个典型案例。“9?11”事件后,美国外交政策的“军事化”和“意识形态化”色彩日益浓厚,不仅频频推行“颜色革命”,还不惜动用武力强迫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改朝换代”,力图将其打造成拓展地区和平的“民主”样板。不幸的是,这些地方无一例外地陷入动荡和混乱之中,成为美国“外交战略成果”的鲜明注脚。

社区公告:

在阿富汗,国内和解进程停滞不前,其中一个变数,就是美国与阿富汗当局关于《双边安全协定》的博弈。美国以进一步缩减驻阿美军数量为条件,要挟阿富汗当局签署协议。但协议一旦签署,将可能刺激塔利班同新政府加剧对抗。如果美国撤军,阿富汗军警力量能否有效维护国内局势稳定,将面临巨大的考验;在叙利亚,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对抗,并未随着总统大选的结束而结束,内战长期化已成为观察人士的共识。

3年多来,10多万人死于战火,大量城市、村镇被毁。叙利亚民众盼望能够尽早结束危机,恢复之前的正常生活。并未实现叙政权更迭目标的美国,仍在为叙反对派提供支持和援助;在乌克兰,克里米亚独立并加入俄罗斯的后续影响不断发酵,政府军与亲俄势力在乌东部的战事仍在延续。乌克兰乱局背后同样有美国的影子。

像前面那位的分析人士一样,解放军报也提出自己的担忧。撰稿的付征南指出,令人担心的是,美国的这些“外交战略成果”还在不断扩展。近年来,美国加紧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加速战略重心“东移”进程。虽然这一战略打着促进地区和平稳定的旗号,但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在钓鱼岛问题上释放危险信号、与菲律宾签署《强化防务合作协议》、在南海问题上渲染对抗情绪,制造紧张氛围,使亚太安全形势不断升温。从因果关系上推理,美国已成亚太地区安全稳定的“麻烦制造者”。美国的目的,可能是通过激化亚太地区的争议和争端,坐收渔翁之利。可以预见,这样的算盘,到最后是害人又害己。

在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进程日益加深的今天,和平与繁荣需要各国共同参与,而不能仅靠美国及其盟友。美国如果不认真反思自己的外交战略,一意孤行,将给亚太地区带来更多的紧张与动荡。对此,国际社会特别是亚太各国应保持清醒的认识。而对于美国而言,或真的应该反醒了,手大捂不过天来,美国倡导的超级强权或单极主导的时代已经结束,美国必须走回大国合作的战略方向,来遏制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的坐大。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